岳西民俗网
公益

陈正新话民艺民俗19:硝皮匠

2019-04-17 17:05

关注公众号

“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”。这“臭皮匠”说的就是硝皮匠。皮革的鞣制叫硝皮,从事硝皮的工匠叫硝皮匠,硝皮匠干的是一门又腥又臭而又要技术含量的行当。

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,岳西县各基层供销社一到冬季都大量收购各种兽皮,同时还卖“三步倒”( 原料是氰化钠,裹在猪油做的小圆筒里,有水果糖那么大)和“炸弹”(就是用猪油包上炸药,形状像大蒜头)给群众下野兽。当时,供销社收购的羊皮、牛皮、狗皮、猪皮,和獾子皮、野山羊等各种兽皮,品种繁多。收购的兽皮要及时请“硝皮匠”进行硝皮,不然,皮很快就会坏掉。 

记得我读初三那年,白云寨有个人用“三步倒”毒到一只金钱豹,将豹皮做50元卖给了供销社,供销社将皮挂在墙上,许多人都跑去看。那时是不搞动物保护的,也不讲什么对动物的人道。有一年,哥哥用“炸弹”炸倒一只豺狗,听到响声,我们都跑了去,只见一只比家狗还大的豺狗倒在地上,嘴里流着血,我们一起将它牵了回来,请本村的老屠户帮剥皮,皮剥光了,那兽还站了起来,真经死。  

那是计划经济年代,农户每家每三年要向公社食品站上调一头猪,食品站到冬季也剥猪皮卖给供销社。剥猪皮的方法是先用棍棒把猪皮打松,再杀了剥皮。有一年冬,母亲将家里养的一头猪牵到公社食品站去上调,生活贫困的年代,人一个个瘦得像芦柴,人都吃不饱,更没有什么粮食给猪吃,所以猪吃的都是草,长得不够肥,母亲将猪送到食品站,食品站的人说,这头猪适合剥皮。母亲心善,听说要给猪剥皮,不忍心,冒着挨罚的风险当即将猪牵了回来。

当时,供销社在院墙内靠河沿的地方建了硝皮车间,说是车间,其实就是用茅草盖起的一间草棚,全车间职工仅硝皮师傅1人,这个硝皮师傅姓王,菖蒲竹林包人,人们叫他“硝皮师傅”。不知道“硝皮”其意的,就叫他“俏皮师傅”,不知道他姓的以为他姓“肖”,称呼他“肖皮匠”。  

传统的硝皮行业,当属皮匠的一个分支。硝皮就是用鞣质对皮内的蛋白质进行化学和物理加工。它通过一系列工艺,并采用一些化学药剂,使牛、猪、羊等动物生皮内的蛋白质发生一系列变化,使胶原蛋白发生变性作用。鞣制后的皮革既柔软、牢固,又耐磨,不容易腐败变质。所以鞣制后的皮革可用来制各种皮制的日常生活用品。  

供销社河边的简陋硝皮车间靠河的的地方有一较大的水泥池,是用来浸泡毛皮的。硝皮车间还有一烘干毛皮所用的土灶,另外有木挂架、竹篙等,这些就是硝皮车间所有的生产设备。  

冬天里,供销社请硝皮师傅把收购的兽皮用石灰水浸泡在水池里,也不管它,也不动它,收回一张,扔进一张。毛皮也不会泡烂和变坏。因为冬天的水是“腊水”,泡东西不会坏;再就是用石灰水泡毛皮的方法,是他家祖传的,是不能改的。究竟为什么呢,因为澄清的石灰水(碳酸钙)的表面结有一层白色物质,像一层薄膜,能与空气隔绝,所以,浸泡在水池里的毛皮,犹如真空包装一样,以杀灭附着在皮毛上的细菌,从而不腐烂变质。

水泥池里浸泡的毛皮不是一张二张,足足一整个冬收购的毛皮,全靠硝皮师傅一双手加工出来,又脏又累。为了鼓干劲,解疲劳,也经常看到他每天抽一包“东海”牌香烟,偶尔坐下来喝上一杯热茶。

硝皮师傅早起晚归,每天工作在小河边的遮阳棚硝皮。他先一天将几张毛皮从水池里捞出,用竹篙撑起,阴干水分,然后进行硝皮加工。首先把毛皮搭在作马架上,用两端带有木柄的专用削刀,去一层层地削刮掉毛皮内层的皮肉。然后将毛皮平铺于案板上,朝毛皮上喷洒清水,使之受水湿润好拉抻毛皮。用事先配制好的硭硝溶液,把刷子蘸湿透,在毛皮上去均匀地涂刷,等晾干后再刷,如此重复多次,直至溶液完全浸透毛皮为止。晾干以后用手均匀地揉搓,再去涂些米粉后,最后根据皮子的用途,划割成若干小块,用重物将硝好的皮压平整,这样,一张张熟皮子加工而成。

经一段时间后,臭气全无,拍净米粉,即成为缝纫加工“皮货”的上等原料。涂刷硭硝溶液时,等着毛皮晾干,如遇到雨天,师傅便从木器厂拉来木屑烧起烘干灶。此灶就是是用土砖砌的一个大灶台,再用黄稀泥巴糊平。下面做有续柴的灶门,灶台上并排倒置着两口大缸。烘烤时,将毛皮放在缸上,来回慢慢地拖动,使之烤干后,再去刷一遍硭硝溶液。 

皮硝好晾干后,硝皮匠按供销社交来的数量清点后交给供销社,供销社按硝皮的张数最后结算给他工钱。

在我印象中,王师傅是一个吃苦耐劳、忍辱负重的硬汉。经他手硝出来的皮子皮质细腻,经久耐用,供销社用他硝出的皮子给省物资部门,其中部分牛羊皮上卖给县国营皮鞋生产出的牛羊皮鞋,远销到了上海百货大楼,红极一时。虽然硝皮是个苦差事,但收入却是可观的,这个师傅硝皮期间除了每天交生产队1.2元钱记10分工外,余下的钱都可留下来私用,当地的人没有一个不佩服王师傅祖上留给他的这门好手艺。

硝皮要经常与化学药液打交道,王师傅的一双手凝白,十指无完肤。毛皮臭熏熏的,闻起来令人作呕,王师傅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一直干到供销社停止了皮毛收购。  

光阴荏苒,物人全非。后来企业改制,基层供销社都破产了,那残破的硝皮车间和人们所熟悉的硝皮匠,从此再不见踪影。(陈正新) 

相关新闻
安徽司空山风景名胜区
安徽司空山风景名胜区美景 披阅史料,唐至德二年(公元757年)李白随永王李举兵东征而获罪后,一为避难,再则久慕司空胜境,遂隐居山中。后人纪念李白,建太白书堂。今司空山左山坳的幽壑溪畔即书堂旧址。附近岩壁上刻有李白所作的《避地司空原言怀》诗篇,...
闲话打杵
疼疼打杵换换肩,疼疼外甥一遛烟 。这是岳西人过去常挂在口边的一个俗语。打杵是何物?恐怕现在许多年轻都不知道。而在过去,打杵是山里人每家每户生产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具。 在大别山区,过去不通公路,山民出门,抬脚便须翻山越岭,成天都要跟大山打交道...
项至祥:身残志坚 无悔一生为教育
项至祥是黄尾镇黄龙小学的一名普通的代课教师,又是一名残疾人(一级),在他的身上体现出身残志坚和爱岗敬业的双重美德,他为黄尾镇的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。 身残志坚,克服困难上讲坛 项至祥1岁时患小儿麻痹症,致右腿短小弯曲完全瘫痪,左腿也严重变形...
年 饱
记得小时候,过年时老是听到大人们说一句话叫年饱。原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后来才明白,是指人们在过年的时候,吃的东西多了,肚子总是饱鼓鼓的,到后来想吃又吃不下,吃不下又不甘心的感觉。 这种年饱的感觉记忆犹新。那时候,经济落后,生活贫困,平时难得...
龙的神性:善变
由于龙是由众多的对象模糊集合而成的,各集合对象之间又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差别,因此,龙又有了“善变”的神性。在古人的心目中,龙在天可以是云、是电、是虹,在地可以是猪、是马、是牛,在水可以是鱼、是鳄、是蛇。换句话说,天上的云、电、虹,地上的猪、...
保 台 将 军 陈 润 芝
柯万英 一、 无愁人家 大清朝安庆府潜山县(今岳西县)清朝乡(今响肠镇)南边有个无愁冲。冲里居住着百十户人家里,户户姓陈。其中有户人家,主人陈毓福,因为几代人的努力,加上自己持家勤俭,乐善好施,所以家道殷实,儿孙满堂。陈毓福生有四个儿子,小儿...
发生在庐江县同大镇的三次战斗(图)
王家花园的荷塘 王家花园大火 1948年4月上旬,我地方武装盛桥游击支队8名同志组织的武装游击队,由时任班长肖世良带领,在白山、刘墩、石头一带开展工作。一天,武装游击队在王家花园秘密休整。 王家花园位于庐江县同大镇常丰村(原新渡乡横西村)。花园内居住...
黄镇将军与黄山初级中学
黄镇将军听取乡亲们的建校要求 黄山初级中学座落在 枞阳 县横埠镇黄家山东侧,是在黄镇将军直接关怀和支持下创立的,黄家山是黄镇将军的故乡,因此黄家山人把黄山初级中学与黄镇将军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。 1988年5月6日,黄镇将军来安徽视察工作,顺道回乡...
孔雀东南飞 词
孔雀东南飞,五里一徘徊。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,十五弹箜篌,十六诵诗书。十七为君妇,心中常苦悲。君既为府吏,守节情不移,贱妾留空房,相见常日...
方中文:生命之树常绿
生命之树常绿 追忆方中文同志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,是一个特殊的也是重要的时期。那时,我认识了一个人;方中文。而今年6月11日,是他逝世30周年忌日。 方中文,1927年生,庐江县人,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,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78年1月调任中...